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检验科 >>论转化的抢劫

论转化的抢劫

发布时间:2017-10-12 10:58来源:网络

  作者简介:庄崴(1987-),男,汉族,河南开封人,现为郑州大学法学院2010级诉讼法学专业研究生。

  
  摘 要:转化型抢劫罪是司法实践中一种常见的多发性刑事犯罪,由于它涉及犯罪行为和犯罪性质的转化问题,因而它也是一种比较难以把握的犯罪。转化型抢劫罪只能适用于在“犯盗窃、诈骗、抢夺罪”的前提下,主观目的是为了“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且盗窃、抢夺、诈骗行为与暴力、胁迫之间必须具有紧密联系的情况。另外,转化型抢劫罪处理的时候,相对刑事责任能力人实施的盗窃、诈骗和抢夺行为不能转化为抢劫罪,共同犯罪的情况下,只有符合转化型抢劫的共犯才转化。在判断转化型抢劫罪既遂与未遂的时候,需要考虑前提条件中的犯罪的既遂与未遂。
  �关键词:抢劫;转化型犯罪;要件;犯罪形态
  �中图分类号:DF62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026X(2011)05-0000-02
  �
  一、转化型抢劫罪概念
  �要了解转化型抢劫罪的定义,必须首先了解转化犯的定义。
  �学者给转化犯下了很多定义。观点一:转化犯是指行为人在实施某一较轻的犯罪时,由于连带的行为又触犯了另一较重的犯罪,因而法律规定以较重的犯罪论处的情形。�①该定义强调轻行为向特定重行为的转化;观点二:转化犯是指行为人实施一个故意犯罪(本罪)的同时,或者在本罪造成的不法状态持续过程中,由于行为人实施了特定的行为,而这一特定的行为与本罪的结合足以填充另一故意犯罪(转化罪)的构成,并根据《刑法》规定以转化罪定罪处罚的犯罪形态。此定义描述了转化犯的动态发展过程。第三种观点:转化犯是指某一违法行为或者犯罪行为在实施过程中或者在非法状态持续过程中,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而使整个行为的性质转化为犯罪或者更为严重的犯罪,从而应以转化后犯罪定罪处罚的犯罪形态。无论是违法行为向犯罪行为的转化,还是轻罪向重罪的转化,立法者基于某一特殊考虑,使本质极其相似的两个行为根据法律的特别规定,以一重罪定罪处罚的情况,都应当定于转化犯。因此,本人同意第三种观点。
  �综上所述,转化型抢劫罪是指行为人在实施某一违法行为或者犯罪行为或者在非法状态持续过程中,符合法律规定的条件,而使整个行为的性质转化为与之在本质上具有相似性的抢劫罪,依法以抢劫罪定罪处罚的犯罪形态。
  �
  二、转化型抢劫罪的适用条件
  �(一)前提条件――“行为人实施了盗窃、诈骗、抢夺犯罪”
  �案例:犯罪嫌疑人赵某、王某二人某晚盗取正在使用中的电线,价值400余元,欲盗走时,被村民李某发现,赵某持土枪击中李某右臂,二人弃车及所剪铝线逃走。
  �本案所揭示的问题是对于转化抢劫的前行为是理解为个概念还是类概念?
  �个概念是法条规定的普通盗窃、诈骗、抢夺罪。类概念是刑法分则中规定的包括普通盗窃、诈骗和抢夺在内的一类犯罪。个概念还是类概念的理解关键在于盗窃、诈骗、抢夺特定物品罪是否可以适用转化型抢劫罪。刑法中规定了犯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的可以转化为抢劫罪而未规定盗窃、抢夺枪支、弹药、爆炸物罪以及集资诈骗罪、票据诈骗罪等盗窃、诈骗或者抢夺特定物品罪是否可以适用转化型抢劫罪。如果按照严格的罪刑法定主义原则,严格解释所排斥的是恣意的解释,而不排斥扩大的解释方法。考虑这个问题还是要从转化抢劫罪的立法意图出发,所以当出于法益保护的目的,需要对刑法条文做出必要的扩大解释时,即使不利于被告人,也得适用这种解释理论。�②例如,刑法第116条中的“汽车”常被人们扩大解释为包括作为交通工具的大型拖拉机。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实务中的指导性意见也倾向于这种立场。所以在特定财物为对象犯其他罪,与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发生法条竞合、想象竞合或者牵连的场合,因抗拒抓捕等原因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可以转化为抢劫罪,具体情形有以下两种:
  �(1)与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发生想象竞合关系,符合想象竞合的特征,因为抗拒抓捕等原因而当场使用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可以转化为抢劫罪。案例二中,赵某、王某盗窃正在使用中的电力设备并当场暴力致人轻伤应以转化型抢劫罪定性。因为在想象竞合犯的情况下,某一行为同时触犯两个罪名,所以其行为并非不属于盗窃行为不构成盗窃罪,而是不以盗窃罪来处罚。在赵某、王某案中,二人前行为既是破坏电力设备的行为,也是盗窃行为,后因抗拒抓捕、实施暴力情节严重,应转化为抢劫罪。而且从罪责刑相适应的原则来看,以转化型抢劫罪定罪也是适当的。抢劫罪中持枪抢劫是加重情节,其量刑幅度是10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死刑,并处罚金或没收财产。而在破坏电力设备罪中,其量刑幅度是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可见,以转化型抢劫罪定罪符合刑法罚当其罪的原则。
  �(2)以特定财物为对象犯其他犯罪,而该罪与盗窃罪、诈骗罪、抢夺罪存在法条竞合关系。一般表现为一般法和特别法的关系,前者的外延可以包容后者,行为人实施其他罪的行为,必须同时触犯盗窃罪或者诈骗罪等罪名。如使用伪造的或者作废的信用卡进行诈骗财物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而该行为同时符合诈骗罪的主要特征。按照法条竞合的一般原则,应当是特别法优于普通法,不定诈骗罪。但是,其行为毕竟同时触犯诈骗罪,如果行为人抗拒抓捕而当场使用暴力也符合转化型抢劫罪的条件。如果抢劫罪的处罚重于行为人实施的犯罪,则应当依照转化型抢劫罪的规定论处。
  �总之,对转化型抢劫罪“前罪”的理解绝不能用形而上学的观点去分析。如果仅仅停留在字面上,是不能正确理解和掌握这一法条的。必须结合刑法理论和相关的司法解释综合理解,从而实现立法者的立法意图。
  �(二)客观条件――“行为人当场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
  �理论界的讨论主要集中在对“当场”的理解上,即行为人在什么时间地点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才能成立转化的抢劫罪。具体来看案例三:被告人黄某半夜盗走其雇主蒋某的一台录音机后连夜逃至30余里外的乙地。次日凌晨,失主蒋某醒来发现录音机被盗,当即想到可能是黄某所为,遂于当日七时许赶到乙地,恰好当时被告人黄某手提录音机形迹可疑被治安联防队员拦住盘问。失主蒋某上前抓黄某时,黄某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反抗,将蒋某和一名联防队员刺成轻微伤,后被治安队员和群众抓获。
  �本案对是否属于“当场使用暴力”存在很大争议。一种意见认为此案可适用刑法第269条。理由是:被告人黄某在实施盗窃行为后,为了防护已到手的赃物不被追回而采取暴力手段抗拒失主和联防队员抓捕,且失主是在被盗现场发现失窃后随即追赶,应视为盗窃作案现场的延伸,所以被告人的行为符合刑法第269条的规定,应定抢劫罪;另一种意见认为不能适用该法条规定。理由是:失主是事隔数小时后在异地发现犯罪嫌疑人,此时犯罪嫌疑人使用暴力不应视为“当场使用暴力”。
  �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中对“当场”的理解,有几种不同的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当场”就是实施了的盗窃、诈骗、抢夺犯罪的现场�③;第二种观点认为,“当场”是与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毁灭罪证有关的地方;第三种观点认为,“当场”一指实施盗窃等犯罪的现场。二是指以犯罪现场为中心与犯罪分子活动有关的一定空间范围,此外只要犯罪分子尚未摆脱监视者力所能及的范围都属于当场;第四种观点认为,“当场”是实施盗窃、诈骗、抢夺罪的现场或者刚逃离现场即被人发现和追捕的过程中,可以视为现场的延伸。这是我国刑法理论界的通说。笔者赞同这种观点。所谓“当场”是适用刑法第269条的时间和空间条件,既包括犯罪分子实施盗窃、诈骗、抢夺罪的现场,也包括在现场发现犯罪分子逃离随即追赶的过程。换言之,从实施盗窃到使用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时间和空间上可以有一定的距离。实际上,大多数转化型抢劫案在实施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都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盗窃、诈骗、抢夺行为的现场。正是由于前后两个行为之间有一个时空延展,才体现了转化型抢劫罪中“转化”的特点。

  �需要指出两点:一是对当场的理解虽不能局限于作案现场,但也不能随意作扩大解释。本案失主是事隔7个多小时,距离现场30余里的乙地发现被告人的,如果这也可视为“当场”,那么被盗失主无论事隔多长时间,无论在什么地方发现犯罪嫌疑人抗拒,都要定抢劫罪,就有扩大化之嫌疑,有悖立法原意并造成执法的混乱;二是要正确掌握时间追赶的紧迫性。应该强调抓捕者亲眼看见,即亲眼看见犯罪嫌疑人正在作案或正在从现场逃离或刚刚逃离现场。作案――发现――追赶是一个连续的过程、一个整体,特别是抓捕者的发现与犯罪嫌疑人逃离在时空上应当是衔接的,期间不存在空当。对于犯罪分子已经逃离现场的事后发现不能视为现场发现,进行追赶的过程不能视为当场。失主蒋某的追赶不属于在现场发现的追赶,而是事后的追赶。对于这种不具备“当场”条件的,事后在其他时间地点发现犯罪分子行凶拒捕,此时构成什么罪就定什么罪,而不能认定为转化型抢劫罪。
  �(三)主观条件――“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
  �行为人当场实施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是出于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的目的。这是适用刑法第269条的主观条件。
  �窝藏赃物,是指保护已经到手的赃物不被追回;抗拒,是指抗拒公安机关的逮捕和公民的扭送;毁灭罪证,是指销毁自己遗留在犯罪现场的痕迹、物品和其他证据。这一条件使刑法第269条的犯罪具有主客观相统一的特定内容,并使转化型抢劫罪与典型抢劫罪得以区别。在典型抢劫罪中,行为人实施暴力或以暴力胁迫等侵犯他人人身权利的行为的目的不是窝赃、拒捕或者毁证、而是要直接夺取、强行非法占有公司财物,即侵犯人身行为的目的是取财。因主观目的不同有两种定罪情况:
  �(1)直接定抢劫罪一罪。行为人在盗窃诈骗抢夺过程中,被人发现从而使用暴力或暴力威胁,主观目的并不是出于窝赃拒捕毁证而是非法夺取还未到手的财物。例如案例四:郑某乘公共汽车去银行存款。在车上发现某甲偷拿她提包中的公款,郑某抓住甲偷钱的手并呼喊“不许偷钱”,甲见状一边恶言威胁,一边用力向外边拽钱。郑某拼命护住提包,甲竟疯狂地用拳头猛击郑某的头部,打的郑某满脸是血。甲见难以得逞,在车到站时下车逃走。本案中,犯罪嫌疑人甲在盗窃过程中被郑发现并予以反抗,甲实施暴力和威胁不是为了窝赃、拒捕、毁证,而是为了强行非法夺取公款,属于典型的抢劫罪,应直接适用刑法第263条定罪处罚。
  �(2)定杀人罪、伤害罪,数罪并罚。行为人先行实施盗窃、诈骗、抢夺行为后,出于报复灭口等动机而伤害、杀害被害人。例如在盗窃既遂后,处于灭口动机而伤害或杀害被害人,因有其独立的伤害或杀害的故意和行为,应对先行行为定盗窃罪,后行的暴力行为定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实行数罪并罚。
  �
  三、适用转化型抢劫罪的几个特殊问题
  �(一)转化型抢劫罪的共犯问题
  �根据共同犯罪理论,二者以上共同故意犯罪的为共同犯罪。共同犯罪强调共同的指向对象和共同的犯罪故意(只包括直接故意,不包括间接故意和过失犯罪)。
  �在转化型抢劫罪中,共犯必须对前三种行为和实施暴力行为有内容一致的故意。转化型抢劫罪的行为人必须共同实施了前三种行为并且在主观上要有对抓捕人员实施暴力和实施暴力威胁的意图。因此,在理论上就会出现这样的几种情况:共同实施了盗窃、诈骗、抢夺的行为并当场实施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这种情况当然构成转化型抢劫的共犯;共同实施了盗窃,抢夺和诈骗的行为,但是在被人发现以后一部分人强行逃脱并对抓捕人员实施了暴力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同时一部分同伙则在追捕一开始的时候就服从了抓捕人员的命令;实施盗窃抢夺和诈骗行为被发现以后,共同服从了抓捕人员的命令。同时还会出现未实施盗窃抢夺和诈骗行为的人替代实施这三种行为的人进行阻止抓捕的可能性,在这一情况中,重点在于查明这二者之间是否有事先的通谋。有则成为共同的转化型抢劫犯,无则各按照各自的行为定罪量刑。
  �由此可以知道,把握转化型抢劫罪中的共犯问题重要的是把握住前三种行为的实行故意与后行为的实施故意的衔接问题。只有当所有的共同犯罪人共同具有实施后行为暴力的故意时才成立转化型抢劫罪的共犯。缺失要件无论是前面的三个行为还是后面实施暴力的主观故意都不能够构成转化型抢劫罪的共犯。
  �(二)转化型抢劫罪的未遂、既遂问题
  �转化型抢劫罪在犯罪构成上由于牵涉基本罪和转化罪,因而显得比较复杂,在犯罪形态上是否存在既遂、未遂,以及以何种标准来判断,在理论上还存在很大争议。在实践中,正确地认识转化型抢劫罪的犯罪形态,不仅有助于司法机关正确认定犯罪,而且有助于科学公正地对犯罪进行惩罚。
  �我国刑法传统观点是对犯罪既遂采用犯罪构成要件说,以是否具备刑法分则条文规定的某种犯罪构成的全部要件为标准,才能科学地说明各种情况的犯罪既遂。抢劫罪的既遂应具有以下几个特征:侵犯了公私财产所有权,同时侵犯被害人的人身权利;客观方面行为人对公私财物的所有者、保管者或守护者当场使用了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立即抢走财物或者迫使其交出财物的行为;主观方面是非法占有公私财物。�④抢劫未遂是已经着手实行抢劫犯罪,由于犯罪分子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得逞的一种未完成犯罪形态。
  �此外,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抢劫、抢夺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下称《意见》)第十条规定,抢劫犯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既侵犯财产权利又侵犯人身权利,具备劫取财物或者造成他人人身伤害结果的,均属抢劫既遂。《意见》第五条解释了刑法第263条转化型抢劫的条款,行为人实施盗窃、诈骗、抢夺行为,未达到“数额较大”,为窝藏赃物、抗拒抓捕或者毁灭罪证当场使用暴力相威胁,情节较轻,危害不大的,一般不以犯罪论处;但具有法律规定情节之一的,可依照刑法第269条的规定,以抢劫罪定罪处罚。
  �笔者认为,转化型抢劫罪与典型抢劫罪是罪质相同的犯罪,侵犯的客体都是财产的所有权和人身权,但转化型抢劫罪的目的是强调对人身权客体的特别保护,凸现的是转化型抢劫罪对人身权侵害的处罚,即无论盗窃、诈骗、抢夺行为是否构成犯罪,只要行为人实施了暴力或者以暴力相威胁的行为,且对人身权造成了客观的侵害,转化型抢劫就是既遂,否则就不能转化,所以转化型抢劫罪没有未遂问题。
  �
  注释:
  �① 陈兴良:《转化犯与包容犯》,载《中国法学》1993年,第80页
  �② 王作富:《刑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13页
  �③ 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分类总览(刑法法律卷),法律出版社,1994年版,第203页
  �④ 高铭�,马克昌:《刑法学》,北京大学出版社第二版,第552页
  �
  参考文献:
  �[1] 程春丽:《论转化型抢劫罪》,载《肇庆学院学报》,2005年。
  �[2] 高永爱:《论转化型抢劫罪成立的条件》,载《湖南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7年。
  �[3] 沈莺,王刚:《论转化型抢劫罪的犯罪形态》,载《铁道警官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03年。
  �[4] 竹莹莹:《论转化抢劫罪适用中的几个问题》,载《法律适用月刊》,2005 年。
  �[5] 罗翔:《论转化型抢劫罪》,《载北京市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1年。

转载请注明来源。原文地址:

上一篇:汪洋和薄熙来的幸福观

下一篇:行为主义学习理论在现代教学中的运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