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欢迎来中教数据,请登录
首页 >>预防医学 >>溶血样本对国产试剂与进口试剂测定肌酐的影响

溶血样本对国产试剂与进口试剂测定肌酐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7-05-04 00:00来源:网络

作者单位:100020 北京市预防医学研究中心通讯作者:于贵新

  【摘要】目的探讨溶血样本对国产试剂和进口试剂测定肌酐的影响。方法将日常健康监护人群中溶血样本44例分别用国产试剂和进口试剂在OLYMPUS AU270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上进行肌酐检测。结果两种试剂所测肌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结论溶血样本用进口试剂所测肌酐值的准确性明显高于国产试剂。【关键词】溶血;试剂;肌酐;影响doi:10.3969/j.issn.1674-4985.2012.01.052近年来,随着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的快速发展和推广,室内质控的不断加强,临床生化检验结果的准确性也得到极大的提高。分析前因素作为临床生化质量控制的一个重要方面,日益受到重视,而溶血是分析前质量控制的一个重要方面。在日常样品的检测中,样本因为各种因素造成的溶血是不可避免的,不同试剂、不同的检测方法对不同的检测项目有着不同的影响。肌酐检测常用方法有苦味酸法和酶法,苦味酸反应是肌酐与苦味酸反应生成橘红色的化合物。苦味酸反应并非对肌酐特异,还有许多化合物如蛋白质、葡萄糖,抗坏血酸、丙酮、乙酰乙酸、丙酮酸、胍和头孢类抗生素都可以生成苦味酸反应样色原[1]。苦味酸方法的稳定性和特异性较差,对仪器管道也容易污染;酶法比较稳定,特异性高,因此实验室常选用酶法对肌酐进行检测。选择适当的试剂、适当的检验方法也是检验过程中的重要质量保证。为了解决溶血问题对肌酐测定的影响,我实验室采用两种试剂(进口试剂、国产试剂)对溶血样本进行肌酐检测,结果显示进口试剂所测肌酐值高于国产试剂,现报告如下。1资料与方法
  1�1一般资料日常健康监护人群中溶血样本44例,其中男24例,女20例,年龄22~55岁。
  1�2方法仪器为OLYMPUS AU270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经过国家计量科学研究院校准合格)。国产试剂为上海荣盛公司生的肌酐试剂(酶法)(批号:20110201);进口试剂为日本积水公司生产的肌酐试剂(酶法)(批号:817RCI/818RAI)。选用罗氏标准品(批号:150888-03)和日本积水肌酐标准品(批号:807RJH)。质控品为罗氏高低2个水平的质控血清(批号:180667-03/181528-03)。测定质控品分别用国产试剂及进口试剂在OLYMPUS AU270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上经定标液定标后,测定2个水平的质控品。将溶血样本44例分别用国产试剂和进口试剂在OLYMPUS AU2700全自动生化分析仪上进行肌酐测定。
  1�3统计学处理采用统计学软件SPSS 10�0对资料进行统计学处理。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以P<0�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2结果所测肌酐值如表1所示。
  经分析,肌酐用两种试剂(进口试剂、国产试剂)分析得出,其位数分别为77�50和11�65。两种试剂所测肌酐差异有统计学意义(t=17�10,P<0�05)。进口试剂所测肌酐值显著高于国产试剂。3讨论溶血可以分为体内溶血和体外溶血,体外溶血原因很多。在抽血、标本运送、储存等过程中均有可能发生。而血管内溶血的原因更加复杂,与许多疾病相关。但溶血其中大部分都是由于抽血或注入试管时速度过快引起,细胞内外浓度的差异是溶血最直接的影响因素,它可以干扰肌酐的测定。很多研究表明,溶血对常规生化影响巨大,但各个研究结论并不相同,甚至有相反的结论,这可能与各实验室采用的试剂、仪器、检验方法有关。但各个实验室应有自己的研究结果[2]。对于检验人员来说,拒收不合格的样本是最简单的处理方法,但重新抽血会增加患者的痛苦,而有些样本的采集也会有一定的困难。比如静脉条件很差的样本、外出体检的样本,采集回来后发现样本不合格,但重新采血难度太大。溶血样本在对某些项目无影响或影响很小的情况下,可以向医生说明后发出报告,但要对样本做详细的说明。如果出现特别异常的报告时,必须找到合适的解决办法。溶血样本是现实中不可避免的,应该提高技术和管理素质,尽量减少溶血的发生。本实验室做了两种试剂测定溶血对肌酐的影响试验,发现不同的试剂对肌酐的测定结果有着非常显著的意义。溶血样本随着溶血程度的加重,用国产试剂所测肌酐值趋于负值的程度也随之加重。进口试剂中含有抗溶血影响物质,排除了溶血对肌酐的影响,因而溶血样本用进口试剂所测肌酐值在合理的范围内。溶血样本用进口试剂所测肌酐值的准确性明显高于国产试剂。因此,合理选用试剂,选择检测方法也是检验人员做好实验质量保证的关键因素。参 考 文 献
  [1] 叶应妩,王毓三,申子瑜.全国临床检验操作规程[M].第3版.南京:东南大学出版社,2006:11.
  [2]陈秀,彭海林.溶血对常规生化检验结果的影响[J].实验与检验医学杂志,2009,27(6):693-694.
  (收稿日期:2011-10-14)
  (本文编辑:李静)

上一篇:维持性血液透析患者慢性疼痛的研究进展

下一篇:口服避孕药 真能调月经